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刘伯温六肖中特 > 古德兰 > 正文

赫拉克利特:火、流变、逻各斯与看待世界的审美眼光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5-02

  正如哲学一如既往地扮演着星空的角色,哲学家也总是在仰望时掉入坑中并被身旁的仆人嘲笑。没有资质成为哲学家的人,则似乎连被嘲笑的机会都没有。本文的作者还没有接受系统的哲学史训练——在他这个年纪,讲哲学和讲心灵鸡汤只有一线之隔。他试图以文本为基础整合一些令他震惊而欣喜的天才想法,并根据暂时学到的一些东西对前人进行最为基础和简单的注解和发明。如果你始终难以进入这篇文章当中,他提前为他的无能而向你道歉。

  尽管对于那条不能踏入第二次的河流已经十分熟悉,人们在谈及赫拉克利特时仍会感到陌生。谁若不幸地对其留下的残篇有所涉猎,也至多在他对古希腊的记忆中加上一个哭泣的雕像和几段晦涩的话语。还好,世界的命运——连同我们的幼稚在内,都早以被他洞悉。今天,当我们试图接近这位阿尔忒弥斯神庙里的以弗所隐士,除了想要拜谒一种近神的孤独之外,更希望凑在他的肩膀旁边,重新凝视这世界的宏伟图景。

  柏拉图的哲人王在看到真实的太阳之后又回到了幽暗的洞穴,赫拉克利特却径直离开了他的城邦。他痛恨洞穴的黑暗无光,亦不愿为城邦中愚蠢的人们高举火把——至于原因,我们所能够知道的只有城邦对于他朋友的放逐:

  也许是出于对愚蠢和固执的愤怒,赫拉克利特拒绝成为一个立法者,从而获得超越于群体之上的近乎于神的视角。我们不知道他的哲学和他的视角孰先孰后,总之,他发现了流变本身,并将其全部感性特征赋予火。对于居住于稳固安全的语言世界的我们来说,流变必须有一个逻辑主语——“火在燃烧”——必须有一个存在先于流变。但赫拉克利特却将流变作为存在本身,将生灭作为本原:

  极权主义的问题太过复杂,我们只在最基本的层面指出法西斯式的意识形态和赫拉克利特审美眼光的不同。尼采在赫拉克利特身上投射出的的审美眼光是直观到流变并将其作为本原的结果,而通过这种审美眼光得到的是跳脱言说束缚的宏大视野和超然境界。暴力、屠杀和极权者,则是极端地陷入利益与价值当中——无论是取消道德评定的视角,还是极端和绝对的审美视角,都只是他们掩饰罪恶,并企图得到正当性和合法性时的说辞和借口——这是基本逻辑先后的差别。也因此,法西斯式的美学无论怎样以这种取消道德评判的眼光作为自己极权和暴力的辩护,他们最终也必将托出一个将原有道德取而代之的道德,以及一个将原有律法取而代之的律法——而这种新道德的合法性确认,仍要依靠上帝、种族优劣、历史必然性等神学逻辑基础。而对于流变本身的凝视则绝不会再生出这种落于概念中的、只是改头换面的言说。因此,这种取消道德评判的说辞和赫拉克利特的审美眼光实质上是一种截然相反的对立。这种区分对于我们是关键性的——无论是对于理解赫拉克利特,还是尼采。

  [4].尼采:《希腊悲剧时代的哲学》译林出版社2014年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osrin.net/gudelan/269.html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