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刘伯温六肖中特 > 曼哈顿 > 正文

徒步穿行曼哈顿时我发现了什么?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4-27

  我在日前的一次徒步旅行中学到了一点:如果你想徒步横跨曼哈顿,那你至少要为这趟旅行留出8个小时。那是一个晴朗的周日,我和我的伴侣Maggie打算从曼哈顿最南端的炮台公园(BatteryPark)出发,在日落前徒步走到19公里外的崔恩堡公园(FortTryonPark)。我以为,我会在步行结束后用文字记录这段旅程,再在路上拍一些照片来展示纽约市的所有特点——作为纽约市现存的5个行政区之一,曼哈顿囊括了纽约市的千姿百态。

  是不是很刺激?确实是。我在纽约市居住了5年,但要将这个城市加入到“最值得去的52个地方”还是有一些挑战。首先是时间问题。纽约市暂时是我在美国的最后一站,之后我将前往中东和其他地方。不幸的是,我会错过两项盛事:世界骄傲节(WordPride)和“石墙事件”(Stonewalluprising)50周年纪念。这两项盛事都十分有助于纽约市的上榜。但我知道,最大的困难是在休息和工作间的平衡——在这次旅行中,我每晚平均睡5个小时。徒步穿越曼哈顿是一件我一直想做,但从未抽出时间去做的事情。在徒步的同时,我似乎在以一个很巧妙的视角来观察曼哈顿【虽然美剧《大城小妞》(BroadCity)早就这样做过了。】

  我小时候经常搬家,所以我总感觉自己是个游客,即使在我现在的家里也是如此。但是,以游客的视角来探索自己生活的城市,仍给我带来了全新的见解。当然,我并不是指像游客一样去参观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AmericanMuseumofNaturalHistory),或是去卡茨熟食店(Katz’sDeli)吃饭。我指的是一些小事:当太阳高照时,金融区的办公大楼反射着耀眼的光芒。看得久了,就将视线转向大楼前的三一教堂(TrinityChurch),笼罩着教堂的阴影正好能舒缓疲劳的双眼。或是食品车的老板,在寻找饥肠辘辘的顾客的同时,也不会忘记在黄蓝相间的Sabrett(注:一个香肠品牌)招牌上系上一个椒盐脆饼。

  在华盛顿广场公园,甚至是联合广场多待几分钟,你就能看到一些纽约市独有的风景:街头艺人正在进行桶鼓表演,两个路人突然参与进来,接着一连进行了30分钟的即兴说唱对战;或是早春三月时,一个白胡子老爷爷躺在折椅上,为了美黑而举着一张超大的锡纸。

  整整两个月的旅行中,我一直沉浸在周围的每一个细节。我发现自己对纽约的变化非常敏感。例如,为什么我最喜欢的酒吧,位于字母城(AlphabetCity)的平价酒吧Sophie’s里的游戏机都被搬走了?他们怎么敢在我不在的时候做出这么重大的决定?

  哈德逊城市广场的变化才最是惊人。这块位于曼哈顿西区耗资250亿美元长期规划的开发区,似乎在我离开后的几个月里凭空而起。我回到纽约市时,正好赶上开发区购物中心的开业。这座室内购物中心十分豪华。开业庆典现场非常奇怪,这并不仅仅因为我刚刚从殖民地威廉斯堡回来。侍者向穿着过于正式的群众端上一杯杯香槟;同时太鼓鼓手穿着印有品牌名的日式短褂,在优衣库门前表演。霹雳舞舞者占据了一条高空走廊,而SnarkPark门前则排满了长队。SnarkPark是一个沉浸式艺术展览空间。一位员工告诉我,里面的展览是与一个“麦片冰淇淋”品牌的合作。我没有再追问下去。

  我还需要再找一个机会去看看哈德逊城市广场,这样才能更好地理解这个地方。于是,我在徒步横穿曼哈顿的途中,再次来到了这里。高线公园是一座空中公园,蜿蜒穿过切尔西区豪华公寓楼的中段。这座公园成为了前往哈德逊城市广场的新通道,这里的人也因此比以往更多。一个小庭院将购物中心和开发区的地标雕塑“Vessel”隔开。“Vessel”是一座闪闪发光的楼梯,造价2亿美元。这座楼梯不通往任何地方,参观也不收费,只是有时间限制。雕塑前满是举着自拍杆的人群,只有进到商场才能得到片刻喘息。

  “我来自新泽西州,所以我很了解购物中心。”Maggie说。彼时,我们正在商场里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努力保持着彼此的联系。人群就像机器人一样,一个个被震耳欲聋的电子音乐打开了开关。Maggie表示:“我得说,这里绝对是我去过的最闹的购物中心。”

  我的父母住在迪拜,一座金碧辉煌、痴迷于极致的城市。我对迪拜唯一的喜爱,来自于建设这座城市的多语种移民社群,和早期潜水采珠留下的痕迹。只有这些还没有被不断扩张的城市建设所吞噬。我一直在努力远离迪拜。对我来说,哈德逊城市广场的修建,意味着纽约市正在试图变成下一个迪拜。这是开发商在七年之前展望的未来,但当开始动土的那一刻,这种设想在开幕日就早已过时。

  哈德逊城市广场让我觉得,我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更像是一个游客。这可能是这项开发唯一的“可取之处”了。回到哈德逊河林荫道是一种解脱,进入中央公园更让我欣喜若狂。太阳落山时,我们刚巧到达了哈莱姆区,也正是我们公寓的所在。汉密尔顿高地(HamiltonHeights)的黄昏看起来,就像是光从无数咖啡滤纸中缓缓流出。漫步其中,那种熟悉感安抚了我的心灵。我们在附近最受欢迎的TsionCafe吃了一顿精心调味的炖菜,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当我收拾行李再次准备离开时,我所记住的并不是哈德逊城市广场或任何新的东西。我只是很开心,我最喜欢的那些食物的味道都还是那么好:麻辣项目(MálàProject)的四川风味菜肴;位于西村的MintMasala物超所值的印度美食;哈莱姆区LaSavane完美的整条西非烤鱼。我到达纽约市的那天晚上,刚回家坐下不久,我的猫就有史以来第二次跳上了我的膝盖,这让我很是舒心。然后在接下来的2周里,它又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地跳了上来。我发现我在寻找一些理由,就为了留在我的公寓里,或者至少是我的社区里。我需要休整、整理文件、核对花销,还要给我妈妈打电话。我一直没有离开曼哈顿岛,除了中间有一次去布朗克斯吃了顿午饭。纽约人肯定认为,这是游客才做的蠢事。

  鹅卵石路和小咖啡馆占据了西村的许多街区,其中80%的街区都拥有其独有的地标特征。??AlanChin/The New York Times

  从我为报道《必去的52个地方》而离开纽约市以来,过去了不到2个月。过去,无论是作为一名记者,还是作为一名巡回音乐家,我总觉得自己离这座城市很远——我常常觉得自己只是假装住在这里。这次感觉却不太一样。这个让我和许多人都难以捉摸的大城市,突然有了家的感觉。

  新任“52个地方旅行者”SebastianModak思考未来一年的旅行:“直到我降落在第一个目的地,开始进行报道的时候,我才能理解我正在做的事情有多么庞大。”??AnnieTritt/The New York Times

本文链接:http://osrin.net/manhadun/166.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