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刘伯温六肖中特 > 萨利纳 > 正文

寻访拉美华侨华人的足迹(国际视野)(组图)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5-14

  众多华工漂洋过海,历经艰险,来到遥远的拉丁美洲。他们用汗水乃至生命耕种田地,开发边疆,修筑铁路,挖掘运河。华侨华人为繁荣当地经济、丰富当地文化贡献了力量,甚至与当地人民一道为争取国家独立献出鲜血和生命。中国移民是拉美多个国家历史与社会发展的见证者和参与者。秘鲁是中国侨民及其后代最多的南美国家,目前在秘鲁的华侨华人达300多万。多数侨民已融入当地社会。他们已经完全与秘鲁土著、欧洲移民等融为一体,形成秘鲁当今社会独特的文化,为秘鲁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初到秘鲁的华人谱写的是一部血泪史。1849年10月15日,当时被称作“猪仔”的75名契约华工,乘帆船远渡重洋到达遥远的南美国家秘鲁。在此后的25年间,约10万华工相继漂洋过海来到秘鲁。初到秘鲁的华工是痛苦的。他们像牲口一样被人贩子买卖,大多数人被派往大型甘蔗庄园。一些华工不堪重负,多次试图逃跑,被抓回后戴着脚镣干活,最多的被戴15年,直到合约期满,才可成为自由人。华工从事的是最艰苦的劳役,部分人被派往秘鲁沿海岛屿采集鸟粪。当时的秘鲁向欧洲出口这种有机肥料。秘鲁早期铁路也由华工修建,秘鲁至今还保留着由华人修建的车站。获得自由的华人努力改变命运,开始经商。由华人小商贩形成的市场,如今已经成为秘鲁首都利马重要的商业区,显示东方风格的商铺保持着繁荣。中国人和中国文化在秘鲁留下深深印记,并对当地文化产生影响。秘鲁人已经接受“食饭”(CHIFA)作为中餐馆的外来词。随着在秘鲁华人的增多,中国传统医学也传往秘鲁。起初,秘鲁人对中国医生望闻问切感到惊奇,秘鲁卫生管理当局也没有批准中医合法化。随着越来越多的病患经中医治愈,中医开始全面被人接受,并创造出秘鲁中医奇迹。1918年,秘鲁利马发生疫情,当局束手无策。中医潘吕安采用中草药,制止了疾病流行。经过1890至1930年向秘鲁的第二次移民,秘鲁华人社会的从业状况发生了根本性变化。除传统商贸外,华人开始进入农业、工业、加工业、航运,甚至金融保险业。在利马各主要商业街,人们都能找到大型超市WONG,这是从秘鲁土生华人黄业生所经营的食品店发展而来的超市。目前WONG超市在首都就有20多家,员工达到7000人,年营业额超过5亿美元,占利马超市份额的72%,并仍在不断扩大。华人农业专家戴宗汉把从国内学到的水稻栽培技术与当地的土壤条件相结合,在秘鲁开发水稻种植。1968年,秘鲁农业部长向其颁发“农业功绩勋章”。成功商人谢宝山,20多岁开始经营土产和进出口贸易,并拥有4个大庄园,富甲一方。秘鲁政府向他颁发荣誉勋章,表彰他为秘鲁发展做出的贡献,他也是受到秘鲁政界嘉奖的第一位华人。古巴首都哈瓦那的一座纪念碑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那是为表彰和铭记在古巴的中国人的丰功伟绩而建的。纪念碑矗立在哈瓦那海滨大道旁的利内亚街的街心花园,建于1931年10月,碑高8米,主体为一根圆形黑色大理石柱,朴实庄重。基座的一面用中文和西班牙文雕刻:旅古华侨协助古巴独立纪念碑;另一面上书古巴独立战争领导人贡萨洛·德格萨达将军的题词:在古巴的中国人没有一个是逃兵,在古巴的中国人没有一个是叛徒。中国人到古巴最早可以追溯到1847年。是年6月,206名中国人从厦门来到遥远、陌生的古巴岛。那时,古巴正处在西班牙殖民当局的统治之下。由于土著人被殖民者虐杀,同时从非洲贩卖“黑奴”的贸易被禁止,当地劳动力十分短缺。殖民当局就把眼睛盯上了当时贫弱但劳动力丰富的中国。第一批到达的同胞是被人贩子逼迫和拐骗到古巴,以“契约劳工”的名义当苦力的。农场主就像对待牲畜一样,把中国人驱赶到田地里种甘蔗、烟草或咖啡。到1874年,被拐卖到古巴的中国“契约劳工”超过10万人。慢慢地,在哈瓦那老城哈桑街一带形成了中国人的聚集区。中国人在此开餐馆、杂货店等店铺。如今这里许多门店前大红灯笼高挂,中文招牌、幌子风中飘曳,不管是中国人面孔还是古巴人长相的女服务员都身着色彩艳丽的旗袍招待宾客。古巴朋友说,他们非常喜欢吃中餐。有朋友还告诉记者,古巴最高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也光顾过这里的中餐馆。上世纪80年代末,古巴对哈瓦那的华人街进行修缮。1990年12月,一家中餐馆举行修缮竣工典礼,菲德尔·卡斯特罗亲临讲话。他说,具有历史意义的“中国城”的复修弥补了哈瓦那旧城的不足,这对我们大家都是一件大好事,是一件激动人心的事。中国人的风俗习惯和华夏文化成为当地文化的组成部分。在古巴的中国人不但为繁荣当地经济、丰富当地文化贡献了力量,甚至为古巴人民争取国家独立献出了鲜血和生命。古巴人民在1868年至1878年、1895年至1898年分别进行了两次争取独立的斗争。这两次斗争都铭刻着古巴华人英勇参战的篇章。广大华人积极响应开展争取古巴独立斗争的号召,同古巴人民一起,流血牺牲,勇敢作战,成为古巴独立战争中的一支中坚力量,一些华工在斗争中成长为军事指挥官。贡萨洛·德格萨达将军曾在书中满怀深情和敬意地写道:“在古巴的中国人无一不曾为自由而斗争。在战场上,中国人个个如猛虎一般同敌人搏斗;一旦被俘,则视死如归,英勇就义。他们为古巴独立慷慨地流尽自己最后一滴血,从没有任何追求个人名利的欲望,从不企求得到感谢的花束。”在古巴最高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的推翻美国傀儡巴蒂斯塔独裁统治的斗争中,也有许多华人英雄的身影,其中一位就是祖籍广东增城的邵黄。“邵”和“黄”分别是他父亲和母亲的姓。他本人的中文姓名为邵正和。邵黄父母早年来到古巴。1938年9月,邵黄出生于古巴马坦萨斯省。邵黄16岁还是中学生时就参加了卡斯特罗领导的革命组织。1957年7月,邵黄跟随卡斯特罗到马埃斯特拉山区打游击,在卡斯特罗的司令部负责军需供应工作,1958年加入卡斯特罗战友切·格瓦拉领导的纵队,被任命为排长,参加过解放中部城市圣克拉拉等战役。1959年1月古巴革命胜利后,邵黄曾担任多个要职,曾是古共中央第二书记劳尔·卡斯特罗的助手。35岁时被授予少将军衔。邵黄还曾担任古中友好协会主席,为促进古中两国人民的友好事业做出了积极贡献。记者曾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一次国庆招待会上巧遇邵黄,他个子不高,戴着眼镜,皮肤黝黑,和蔼可亲,平易近人。邵黄2010年2月11日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享年72岁。古巴政府以“古巴革命老战士”的荣誉规格为他举行了葬礼。在巴拿马城采访时,一位操广东口音普通话的中年人递给记者一张名片,上面写着:巴拿马同庆堂主席巫俊辉。巫俊辉热情、健谈。他告诉记者,同庆堂是巴拿马历史上最早成立的华人社团,是1854年由早期到巴拿马的华工中的东莞、惠阳、宝安、赤溪人创办的客家人会馆。有正式文字记载的最早一批到巴拿马的中国人是在1854年3月30日。当地报纸于当年4月1日刊发报道说:“海巫”号船运载705名华工从中国汕头出发,经61天航行抵达巴拿马。这些同胞是被美国人招募到巴拿马修建地峡铁路的。据研究,在这批中国劳工之前,就有华工到巴拿马了。巫俊辉送给记者一本旅巴侨胞编辑的《中华之光》大部头著作。书中写道,据英国政府的移民资料,1852年在中国招募300名劳工前往巴拿马修建沟通大西洋和太平洋的铁路。在漫长的海上航行中,船上恶劣的环境和疾病夺走72人的生命,最后只有228人得以抵达巴拿马。1853年,又有一艘船运载425名华工从中国前往巴拿马,但到巴拿马时船上只剩下329人,其余96人在途中丧生。抵巴拿马后,华工们的境况并无改善,甚至更为艰难。工地所处地区烈日炎炎,高温潮湿、蚊虫肆虐,恶劣环境致疾病流行,雇主对工人残酷盘剥,没有基本的劳动保护,生活异常艰难困苦。恶劣的环境夺去许多人的生命。忍无可忍,他们想到逃跑,挣脱这地狱回家,但每次逃跑都失败了,雇主们看管得极为严密,即使跑出去也无法克服横亘在眼前的大洋。实在无法忍受,许多人选择了死亡,以求解脱非人的境况。众多华工自杀的消息震惊当地民众,他们甚至把一处华工自杀多发地称为“Matachin”,意为“杀害中国人之地”。到底有多少华工参与了巴拿马地峡铁路修建已无法确切知道,据能得到的资料显示,自1852年到1854年间,抵达巴拿马的华工共有1262名,死于铁路工程的就达567人,死亡率近45%!在随后开凿巴拿马运河的工程中,又有大批华工被招募,他们的劳动和生活境况也大致如前。华工们以及来自其他地区的劳工在恶劣的境况中耗尽自己的体力,用汗水、鲜血甚至生命一寸一寸地修筑了巴拿马地峡铁路和运河。为了争取华工应有的权益和在艰苦的生活中互爱互助,来自广东东莞等地的同胞在1854年成立了自己的社团同庆堂,众乡亲出资出力在巴拿马城建起一座两层小楼作为会馆。1897年同庆堂在当时巴拿马所属的哥伦比亚政府登记注册,成为受旅居国法律保护的华人侨团。随着在巴拿马华人增加,经商的日多。《中华之光》引述史书的记载描述了19世纪末华人商业日益繁荣的景象:“仰望龙旗招展,则华人酒楼也。车经开河之地,畚锤未辍,华人沿街列肆,卖食物,不一而足。”而到了上世纪初,华人商业就更加繁荣:华民商务之在巴国者,以巴京(巴拿马城)为最大,次则个啷埠(科隆市)。巴京至个啷埠开河一带,火车路所经约140余里,华民店铺约300家,零星散处各埠者亦不下百十家,共约3000余人。沿运河诸小埠华人商店密如繁星。一些华人也开始从事农业,把华夏大地的农业技术移植到巴拿马。他们种菜、种粮、种甘蔗。中国特有的蔬菜品种出现在巴拿马的菜市上。中国饮食成为巴拿马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Chaomiez(炒面)、 Chaofong(炒粉)、 Mafa(麻花)这些广东话成为当地人的日常生活用语。进入当代,早年华工为修筑巴拿马地峡铁路和运河的贡献得到承认。1992年8月27日,巴拿马市政府颁布第43号决议,建造一座华工修筑巴拿马铁路和运河的纪念碑,以永久纪念华人对巴拿马建设的贡献。2004年,巴拿马国会又通过一项特别提案,将每年的3月30日定为“华人日”,以纪念华人抵达巴拿马的日子,颂扬华人为巴拿马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同时,在巴拿马城附近运河入口处的美洲大桥北岸高坡观景台上,建起“中巴公园”,内有黄色琉璃瓦顶红柱子的牌楼、雕龙凉亭和一座高耸的纪念碑。纪念碑正面用中西文两种文字写着:华人抵达巴拿马150周年纪念碑。巴拿马国会前主席、拉美议会议长卡斯蒂略这样评价在巴拿马的中国人:中国人为我们巴拿马和两洋铁路、运河的修建做出了贡献。巴拿马人对中国人是有感情的。巴拿马前副总统兼外长莱维斯说,巴拿马与中国移民建立了兄弟般的友好情谊。我们的许多习惯浸渗了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勤劳的华人社团推动了巴拿马的发展,为巴拿马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1565年6月,一艘名为“圣·巴布洛”号的商船驶离菲律宾马尼拉港,满载着中国货物,前往万里之遥的墨西哥太平洋沿岸的阿卡普尔科港。中墨海上贸易由此拉开帷幕。当时的墨西哥人将这种运来丝绸、香料等中国货物的大帆船称为“中国之船”。300年后的19世纪下半叶,华工开始陆续由美国被招募到墨西哥,在这块陌生的土地上辛勤劳作,从而在墨西哥边疆开发史上留下光辉的一页。墨西卡利位于墨西哥北部,与美国接壤,是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州的州府。这座人口逾百万的城市因边境贸易和出口加工业繁荣,是墨西哥西北边陲一颗耀眼的明珠。鲜为人知的是,将这颗明珠擦亮的正是百年前在此辛勤劳作的华工们。100多年前的墨西卡利还只是墨西哥西北一个不知名的小镇,华工们的到来改变了它的命运。20世纪初,美国科罗拉多河谷公司取得了从科罗拉多河修建水渠引水到墨西卡利谷地的许可,为此招募了大批华工。华工们开挖渠道,把清清的河水引至干旱的墨西卡利谷地。华工们又在那里和邻近的蒂华纳一带开垦出大片良田,种植棉花。华工的到来,促成了墨西卡利的兴起。墨西卡利是一所深深打上中国烙印的城市。1919年该市近万名人口中,华人就占了9000多。当地通用汉语,市内旅馆、酒肆、戏院、钱庄大多为华人开办。墨西哥北部的索诺拉、科韦阿拉以及南部的恰帕斯州等一些地区的开发也洒下华工的汗水。美国公司1864年取得墨西哥中央铁路的修筑权后,开始招募华工到墨西哥修建铁路。此后在1891年至1905年间,墨西哥当局又先后在香港、澳门、广东等地招募了万余名华工,充实本国的劳动力市场。华工到墨西哥后大多从事采矿、农业种植、修路等,用自己的汗水和智慧让沙漠出绿洲、天堑变通途。墨西卡利西北部有个地方叫“中国人山”。名为“山”,实为“坟”。在墨西卡利生活多年的欧阳民告诉本报记者,他为写作《沙漠之龙墨西哥下加州华侨沿革史略》一书,找到当地百岁华人陈福佑,老人给他讲述了一个故事。1908年,一群华工从墨西哥索诺拉州一个码头登船渡过加利福尼亚湾去墨西卡利谋生。在下加利福尼亚州东海岸下船后,向导只大致指了个方向,就撇下他们走了。他们只好自己艰难跋涉。后来,他们在烈日炎炎、黄沙漫漫的荒野中迷了路。绝了粮,断了水,他们一个个倒下去了。他们被葬在库卡帕山,当地人就把此山称为“中国人山”。陈福佑是那群中国人中的幸存者。据统计,在墨西卡利平均每开垦10公顷的土地,就至少有一名华工献出生命。疾病、劳累、饥渴、营养不良等吞噬了一个又一个华工鲜活的生命。因为水土不服等因素,在墨西哥东南部梅里达地区的华工死亡了数百人,被称为第一“冤死城”;1896年,墨西哥圣菲利佩煤矿发生塌方,多名华工惨死矿井;1898年,在修建萨利纳克鲁斯至赫苏斯卡兰铁路的过程中,又有多名华工因劳累或事故而死亡。如今,墨西卡利非常繁华。在市中心的大街上,华人商店、餐馆、市场等鳞次栉比。据统计,在墨西卡利安居的华侨华人有5000人,蒂华纳市的华侨华人超过1万人。全墨西哥华侨华人数量可能近10万人。他们已经融入墨西哥社会,成为中墨友谊的使者。正是出于对华工的纪念,2003年墨西卡利举行了华人开埠百年纪念活动。华工以自己的辛勤劳动、聪明智慧赢得了墨西哥人民的认可和尊重,他们播下的友谊种子发芽、成长、开花,香飘大洋两岸。

本文链接:http://osrin.net/salina/537.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