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刘伯温六肖中特 > 萨利纳 > 正文

这篇文章终于把净空老法师的功过对错基本讲清楚了 !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7-01

  关于“老法师”的问题,如何评价,是个挺复杂的事。毕竟这是一位至今影响力都颇大的人物,他的言教也深深影响着很多人。所以,虽然我如今对“老法师”的言行不敢苟同,虽然有越来越多的人对“老法师”激烈反对,但很难用贴标签的方式,来肯定或者否定。不论简单的肯定或者否定,都会令反对或支持的一边人不能接受。其实,我入佛门也是因为“老法师”的启蒙因缘,对净土的信心,最初也是由听“老法师”讲法而建立,甚至我当初出家都是差点去了澳洲净宗学院。相信很多人,乃至如今激烈反对“老法师”的人,也或多或少因为“老法师”的原因而闻法学佛。所以,从我内心感情来说,是不愿意用过激的言辞来批判“老法师”的。但是情感归情感,并不能代表理性和现实。

  不像有些人的“黄门说”、“汉奸说”,这种激进的否定老法师僧人身份和发心的带有人身攻击的说法,我仍然相信“老法师”最初出家是为了寻求一种解脱之路。在当时那样一个佛教刚开放不久,又经过气功热、法L功的冲击后,人们普遍又对佛教以迷信看待的时期,是“老法师”为佛教的传播和正名做出了显著的不可磨灭的贡献。虽然不够究竟但却让人对佛教容易理解接受的学位说(人天声闻缘觉菩萨佛对应小学到博士的学位)。弘扬佛教的基础经典,十善业道经、阿难问事佛吉凶经、地藏经等,让人明了善恶因果,甚至还有《发起菩萨殊胜志乐经》这样冷门却对修行人指导意义很大的经典。随后是大力弘扬可能最容易被当做迷信的净土法门,多少人因此对这个易行难信的殊胜法门生起信心,佛号不断。

  更难能可贵的是,早期他为了防止念佛人太执着事相,还宣讲《金刚经》来让净土行人会归空性,即使在当今各类弘扬净土的法师中,这种意识也是少见的。又发心讲那么大部头的《华严经》。又努力尝试令儒释道乃至其他宗教的和平相处。其讲法方式又是娓娓道来,非常沉稳,契入点也是大家感同身受之处,所以很摄受人。因此,很多知名的高僧大德也曾经对“老法师”有过赞叹肯定之语。加之利用磁带、光盘这种现代化的媒体,传播非常之广,可以说当今很大一部分学佛人,是曾受“老法师”直接或间接影响而进入佛门,也通过其讲法而受益。

  后来有位友人建议他不妨去教堂看看。一天,他只身一人来到教堂。他看到了一位牧师正在虔诚地布道,他眼前一亮,终于找到了模特。

  此画完成后,这位画家名声大振,名利双收。于是,画家给了那位牧师一笔丰厚的酬金。

  一次,一位买画的人好奇心大起,对画家说:“现在,我知道上帝的样子了,那魔鬼是什么样子的呢?你能画出来吗?”

  他到了监狱,只见,一位犯人走到他面前,画家和他说明情况后,正准备开始做画,那个犯人痛哭流涕。

  犯人娓娓道来:“自从上次我得到你给的钱后,变得整日寻欢作乐,根本就无心布道。最后,钱被花光了,我就开始去骗、去偷、去抢……才有今天这个下场。”

  由这个小故事我们可以知道,圣人(相上的相似圣人,非佛门证果圣人)和罪人是可以相互转换的。发真诚心菩提心时,则如圣人一般,闪耀着慈悲神圣的光芒。而若真实的智慧和定力不足,就会随不善缘而转,烦恼起现行,则难免退转乃至偏差堕落。佛门中这种事情从古至今都不罕见。一般人看来的高僧大德,都是站在自己比较低的位置上来看的,因为自己什么都不懂,没修行,对于比自己高很多的师父自然敬佩有加,乃至无限崇拜。比如一些随我学习的居士就经常会说:“师父,你不用再学了,你都懂那么多了!”可我自己心里清楚,那只是什么都不懂的人眼里认为“懂那么多”,但跟真正广大的佛法比起来,差的太多太多,禅定功夫也差的太多太多,也会经常起烦恼。所以对于初学者,有的法师似乎很高大上,但和真正的解脱僧相比,仍然是在凡夫位。

  作《慈悲三昧水忏》的悟达法师,曾经是十世持戒精严的僧人,这一世德行感召被封为国师,后因皇帝赐沉香法座而顿生一念我慢功利之心,于是被过去冤家得便,腿生人面疮,痛苦不已。既然是凡夫僧总会有过失,有见地和发心的偏差,如果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僧人,也许影响并不大。但如果成为了具有巨大影响力、地位崇高、又经常讲法的佛门领袖人物,其见地和发心出现了一点问题,那负面影响力却是非常巨大的(即使发心没有问题,只是见地错误,那仍然会导致最后的用心产生偏差)。

  僧,是指僧团而言,并非是单独的一个出家人,每个出家人必须依僧团而出家修行成长,这是佛陀规定的制度,因为这样才能尽量保证培养出的僧材的纯正性。然而基于特殊因缘,“老法师”并没有在僧团里受过足够的熏习,所以对僧团的建设、戒律相关的认知有所缺失。又,教门有一句话叫做:“讲经不判教,开口就乱道。”判教是一个宗派,尤其是教门诸宗的核心脉络体系。“老法师”虽然讲经很多,但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师承和教宗内的系统学习。初期讲法,他多依过去祖师大德的科注疏记,所以问题不明显,而且对于最初零基础的人来说,从无到有,能闻到这些法就让人非常受益。但中后期自意发挥的东西越来越多,问题也就越来越大了,而且其中有些非常严重,负面影响很大的问题。

  一、乱解“僧”的和合义,导致“僧”丧失宝义,削除僧宝权威性,进而居士“僧团”泛滥,破坏佛教根基

  僧的意思为和合众,但这个和合众不是随便的和合众都叫僧团,尤其作为三宝之一的僧。“老法师”说:“僧是团体的代名词,而且这个团体是和睦的,所以叫做僧团。不一定是指出家的团体,世间任何团体,只要领导与被领导组成的分子,一味和睦,这个团体就叫僧团。不一定是指出家人,出家人在一起不和合,那不叫做僧团。佛说这个意思,我们一定要懂得。所以叫和合僧,和合是佛家讲六个条件,就是「六和敬」。”此言实在是大坏佛法。

  何以故?所谓的僧,虽为和合义,但和合有二义,即理和与事和。理和是证择灭,就是大家一同修证寂灭之理,此理唯有佛法才有开显,也是一切佛弟子所依循的道理。事和有六项,即所谓六和敬:见和同解、戒和同修、身和同住、口和无诤、意和同悦、利和同均。其中最重要的是前两个,所谓“见和同解”的“见”必须是佛法正见,而非外道邪见,而“戒和同修”的“戒”是佛所说的戒,且要依受持具足戒的比丘或比丘尼才具备组成僧团的资格。后四和在戒律里都有相关的说明,也是依“戒”“见”而立。所以唯有依着佛制定的戒律和教理而行持的四人以上的比丘或比丘尼才可称为僧团,其中又要有佛教戒律所规定的布萨羯磨制度等,才是一个真正规范的僧团。破和合僧也是有明确的戒律规定满足一定条件才成办的,并不是挑拨离间让内部不和睦就叫破和合僧,那只是口业引起的贪嗔痴行而已。

  因此要明了,外道完全没有正见正戒,而居士虽然可以有正确的见,但戒不具足。所以,不但外道团体不可称为僧,居士团体也不可称为僧。而“老法师”偷换概念,将僧的和合义等同于和睦,继而混滥僧为一切和睦团体。如果按着“老法师”的说法,那么岂止是在家居士、外道宗教可以称为僧,连黑社会都可以称为僧,因为黑社会也可以有自己的六和啊,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所以,在这一点上,“老法师”对僧团的认知、对戒律的认知,是非常不如法的,并不知道僧团究竟和合在何处?僧宝的尊贵在何处。脱离了佛教的“见”“戒”,那所谓的僧名又有什么意义呢,又有什么可称为宝的呢?这就动摇了佛教的根基。三足缺一,如何稳固?把僧降为一个和睦的团体,僧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宝,“老法师”又推波助澜,说“佛法不在寺院”“现在僧人未来就是要下地狱,所以我从不劝人出家”之类诽谤贬低僧宝寺院的言语(这可能跟他早期遭僧团排挤的经历有关),慢心炽盛的在家人就得到了契机,无数脱离僧团而自立的念佛堂、居士林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各立山头,招揽信众,做的和僧人一样的事,化缘、做佛事、受供养样样俱全,但又没有足够正见、又没有弃欲离家的清静、具足的戒律和规范的僧团制度,慢慢基本上都是跑偏的,堂主、林长成了大居士头,俨然一寺住持,而且我慢见执非常严重,按着自己以为是的想法瞎搞,下面则培养一帮二宝居士。而且为了招揽居士,树立自我权威,还会故意邪见邪行。

  比较典型的就是,“老法师”最力推的修行人齐素萍,在东天目山昭明寺、山东海岛金山寺等她住持建的道场,就是以方丈自居,僧人要给她顶礼,她上座僧人下座。东北“老法师”一脉的比较火的谭林长(辽宁海城大悲古寺),做佛事他坐上座主法,僧人在下面。如此可谓颠倒之极。从“老法师”推荐的讲法人,或者报告人(都有光盘流通),几乎都是在家居士,没有僧人(直到后来其最看重的在家弟子钟茂森出家为定弘法师,才有了僧人讲法),可见“老法师”对僧人的态度,绝不是有些居士维护说“说那些话是勉励僧人”。

  后来更有如哈尔滨因果道场的“赵老师”则宣扬“往寺里捐钱是造业”,天津赵凤霞给人剃度等匪夷所思的事情,这都跟“老法师”开贬僧之风有莫大的关系。现在有人在反对“老法师”的时候,“老法师”及其徒众就说要“僧赞僧佛法兴”,可“老法师”在说这些贬低诽谤僧人的话的时候,可曾想过“僧赞僧”的问题?又是从这样一个影响力的“老法师”嘴里说出来,对佛教造成多大的破坏?可以说,“老法师”及其弟子们的言行恰恰是在“破和合僧”。

  有人会辩解说,如果是菩萨就可以上座受僧礼拜,这些大居士都是大菩萨再来。这又是大邪见,维摩诘居士是古佛再来,但是《无垢称经》中明确的写到,维摩诘居士在给僧人讲法前,先要恭敬向比丘僧作接足礼,亦从未上座说法。给孤独长者奉佛命负责教导新出家的沙弥,教导前同样要先顶礼沙弥。维摩诘居士是古佛再来尚且不敢于比丘僧逾礼、给孤独长者有大恩于僧团尚且礼沙弥,何况一帮凡夫居士,无惭无愧无所忌惮到敢受僧人礼拜?如果说那些敢白衣上座的居士是大菩萨再来,谁有资格给印证?《楞严经》明确说到,佛菩萨在末法时代会示现各种身份度众生,但绝不会暴露自己是佛菩萨,除非临终有所嘱托,才会以一种隐秘的方式表露身份。

  所以如果有人以佛菩萨再来人自居、或叫人宣传、或明知别人宣扬而不制止,却又不立刻圆寂或消失的话,那么这个人即使不是魔邪之徒类也是走大偏之人了。释迦慈父谆谆教导言之凿凿,明确说到白衣上座、僧人下座是法末之相,诸蒙昧者为何还不清醒?

  所以“老法师”和其铁杆大居士,不论有意无意,贬抑僧的地位,又开白衣上座僧人下座乃至僧拜白衣之歪风,促成佛所说末法之相,对自他、对汉地佛教造成了极其严重的恶劣影响,使僧不僧俗不俗以及僧俗割裂,实乃大坏佛法根基。

  三宝本是一体,由于“老法师”对僧宝的根本认知错误,导致后来对佛、法的认知也出现错误。佛法的根本在于三皈依,无三皈依不名为佛子。佛子在受三皈依的时候,明确誓言:皈依佛不皈依邪魔外道,皈依法不皈依外道典籍,皈依僧不皈依外道邪众。若违背此三条任何一条,则破皈依体,则成外道之人,不名为佛子。

  佛是究竟的觉悟者,法是究竟的解脱道,僧是究竟佛法的行持者。而“老法师”为了统摄所有宗教,则把佛教降低,宣扬佛和上帝等同,菩萨和玛利亚等同等等,而这类神创论是佛教明确反对的理论,“老法师”却混为一谈。虽然从究竟意义上说,众生法性平等,但如果从这个角度,何止佛和上帝等同,佛和众生也等同了。而权实不分,就造成了代表究竟真理的佛教被矮化俗化。这跟一贯道的做法本质相同。

  我姑且用最善意的用心来认为,“老法师”是为了让各宗教间和睦相处,然而佛教本来在世界三大宗教中就处于弱势地位,自贱身份的谄媚如何能换来别人的认可,反而给外道攻击佛教以口实。所以在一次宗教大会上,“老法师”宣扬阿弥陀佛和上帝一样,有个修女就当众说“那你们都不要念佛了,都信主就好了”,可谓尴尬之极。而对内,令很多新入佛门者,佛外不分,以为外道教主和佛类似,外道教义和佛法类似,外道团体和僧宝类似,三宝概念混滥,皈依体不成,皆成佛门外道。

  又“老法师”弘扬传统文化,推广《弟子规》,本来是一件挽救社会道德风气的好事,古德也有不少用儒家的东西作为方便来接引信众挽救世风。开始也确实让很多人改过自新,得受大益。然而过犹不及,为了把这事业搞大,让依止“老法师”的庞大信众群都能参与进来,结果又把佛法卖了。标新立异,危言耸听,宣扬不学《弟子规》就没资格作佛弟子,甚至说《弟子规》学不好就不能往生。

  要知道,佛弟子的标准就是三皈依,而不是其他,更不是外道典籍(还是个清朝不得志的秀才写的而非儒家圣贤写的启蒙儿童读物),古德即使用儒道的东西也是为了方便接引入佛,且更突显佛教的超胜。而以外道典籍作为佛弟子的标准,又是破皈依的大非法说,直接让很多对“老法师”深信不疑的多年的老居士,一朝丧失皈依体,退失佛子之身份。岂不悲哉!

  而“学不好《弟子规》就不能往生”的言论,更是跟“老法师”自己之前宣扬的净土殊胜的言语自相矛盾,多少原本对往生充满信心的佛弟子对自己能否往生产生了动摇,信愿不得坚固,如何往生,多年修行因此一疑功亏一篑。岂不悲哉!

  三、“三一”模式造成信众思想束缚僵化,导致个人神化崇拜及促进末法时代提前

  “老法师”系统下修学最大的特色就是,“一个老师一本经一句佛号”的三一模式,下面的广大的居士林及一些寺院和“老法师”成为一个自上而下的学习体系,这可以说比现在流行的“菩提小组”模式更加超前、有体系。当然,净土行人以净土为专修是无可厚非的,有一个主要的指导法师也是有道理的。但是,如果简单制定为“三一”模式,问题就随之产生了。老师是唯一的,就造成依人不依法的情况,作为佛弟子,唯一固定的老师就是本师释迦牟尼佛,除此外谁敢号称佛子的唯一老师呢?

  如果“老法师”作为僧的一员,而信众皈依僧是皈依十方僧,怎么可能只以一个人为师,而不吸取其他僧宝的真知灼见呢?而之前对僧的贬低排斥,让“一个老师”变得顺理成章,而实际上就借此树立了自己独一的权威性。“老法师”则成了类似于超于三宝之上的“上师”的位置了,所以后来其信众纷纷高推“老法师”为“净空佛”也就不奇怪了。上面已经说到“老法师”对佛法的认知是有很大问题的,这样独一的权威就变的很危险,因此后来“老法师”很多严重的错误,下面信众毫无疑义的信受和执行,造成很大的修行障碍。

  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即使净土法门也包含了很多广大深奥的义理,净土行人也是根机万千,又怎么可能是一个根本见解有问题的法师和一本经能完全正确阐发的呢?一本经,则是指夏莲居居士的《无量寿经》的会集本。会集本一直以来都是争议很大,净土十三祖印光大师就明确的反对会集本。而“老法师”虽然屡次信誓旦旦的担保,夏莲居的会集本是最完美的,完全依原译本的,没有经意错误的。然而,很多有德有修的法师却找到很多会集本于原译本不符和经意严重错谬的地方,可见印光大师的先见之明。

  然而苦于“老法师”系统势力较大,一时难以扭转错误,以原译本完全取代。一句佛号的净土修行本来没什么问题,然而在这样一个“三一”系统下,信众没有任何选择,也接触不到其他声音,本来广大多元的佛法僧的修行,变成了狭隘的“老法师”“会集本”“念佛”的修行模式。三皈依被窄化为归“三一”。而依止“老法师”的寺院、念佛堂又为了保持“老法师”的权威,其实就是佛堂作为代理人的权威,就更加严格的执行“三一”制度,加上其信众又容易产生法执,导致很多“三一”系统下的道场成了,你听“老法师”你就是自己人,如果你私下听其他法师的讲法,你就是背叛了“老法师”,大家都会指责你。乃至为了增加“老法师”的权威,妄推为“净宗十四祖”乃至“净空佛”。

  如此偏激和愚弄控制人心,让信众无法理性思辨不敢有丝毫质疑,也导致学佛人很难接受到其他法师的真知灼见,也无法深入经藏,广学多闻,了解其他可能更对机的修法。广大圆满的佛法无人继承,结果就是造成末法灭相——其他经尽灭,唯留《无量寿经》百年——的提前显现。

  在“三一”权威系统下,最扎眼的一件大错就是让佛子吃大蒜。“老法师”宣传吃大蒜,可真是掀起了个轩然大波。包含大蒜的五荤,是佛门最忌讳的,也是戒律和经文里明确禁止的。然而“老法师”以大蒜有种种利于健康的功效为由,妄心自用,认为如果佛陀在世也会让弟子们吃大蒜的,就简直让很多人无法接受了。

  且不说佛戒不可随意更改,以佛的智慧,如果大蒜真的有百利而无一害,佛又怎么会制戒禁止?那时候的僧人同样有各种疾病。如果用现代医学的角度看,何止大蒜对身体好,其他四荤同样对身体有好处,为何不推广呢?五荤的功效,很多其他的植物或药物都能代替,而其对人心性的影响却是巨大的,生吃增嗔恚心,熟吃发淫欲心,而修行人本来就是修心的,嗔淫扰动又如何修心?而对于这个明显犯戒的事情,“老法师”系统道场为了推广“老法师”的圣谕,出现了每天必须吃大蒜的匪夷所思的情况,简直就是逼着人吃毒药了。

  《楞严经》明确说道:“是诸众生求三摩提,当断世间五种辛菜(五辛即五荤)。是五种辛,熟食发淫,生啖增恚。如是世界食辛之人,纵能宣说十二部经。十方天仙,嫌其臭秽,咸皆远离。诸饿鬼等,因彼食次,舐其唇吻。常与鬼住。福德日销。长无利益。是食辛人修三摩地,菩萨天仙,十方善神,不来守护。大力魔王得其方便,现作佛身,来为说法,非毁禁戒,赞淫怒痴。命终自为魔王眷属。受魔福尽,堕无间狱。阿难。修菩提者永断五辛。是则名为第一增进修行渐次。”

  可见吃五荤的危害,远远比杀菌之类对身体的小益大的多。而对于讲法之人,吃五荤更是着魔入邪之因,宣讲邪法之契,未来贻害无穷。我的印象里,似乎是宣扬吃蒜后,“老法师”的法就越讲越偏了。

  为什么说越讲越偏了?净土讲得差不多了,自己讲还不够,“老法师”开始推一个个的居士上前来讲法、讲心得。开始还算讲的正常,到后来就是一些所谓通灵、开天眼的人,开始宣扬什么另一个维次众生说什么了,说要有什么灾难啦,说谁谁是大菩萨啦,什么世道不好上面的神仙要下来清理了等等,就成了怪语乱神了,虽然套上个“维次”这种看起来很科学很高大上的词,但一看都是香头大仙之类的说法,而这样明显不符合佛法教理的东西,在《楞严经》里都有一一对应的批驳,而“老法师”还印可他们,还依着他们所讲的东西来宣导,从这开始我就知道“老法师”要彻底走偏了。

  果不其然,没多久老法师就开始宣传世界末日论调了,又是说西方的预言家,又是基督教的末日说,又是NASA资料(其实NASA根本没有说),然后要念佛人好好念佛,争取三年往生。到临近“末日”到来的日子,又发展成了末日三天会没太阳没电,有准备的人灵性会提升云云。本来那个时期各个邪道登场宣扬末日说,就产生了一定社会恐慌,而“老法师”的身份说出末日说,可谓定锤一般,给无数弟子造成极大的恐慌,多少人囤电池蜡烛手电筒,多少人花光所有钱然后跳楼自杀,多少人惶惶不可终日的等死,导致极大的社会恐慌。

  而到世界末日那天,竟然什么也没发生。也就是这件大事,让“老法师”的权威崩塌。多少原来“老法师”的忠实信徒,回过味来,调转枪头开始反对“老法师”,也最终促成了国家对“老法师”的正式封杀。如果“老法师”真的是圣人、大菩萨甚至佛的话,又怎么会料不到这种事情?

  其实之前还有个严重打击“老法师”权威的事情,就是两个中国最会念佛的高僧——“老法师”和其推崇的百国兴隆寺常慧尼师——加持下,陈晓旭竟没有往生,后来为了自圆其说,把锅推给陈晓旭做过酒广告的罪业和求生意志不坚定,陈的家人都不干了。后来又宣扬有天眼的人看到,因为陈晓旭资助《和谐拯救危机》的拍摄,而升天。基本上都是睁眼说瞎话了。

  然而“老法师”循循善诱的“圆融”之法,又深知大众的心理,所以还“摄受”着很多学佛人,直到“末日说”的破灭,才让很多人醒悟过来,但仍然有不少还视其为圣人般的存在。每当听见别人攻击“老法师”的时候,就又祭起“若要佛法兴必须僧赞僧”的自相矛盾的大旗来。

  一系列的事件加上大陆乃至台湾等地区对“老法师”的排斥,老法师低调了一段时间。然而最近的关于“老法师”的事就是,跟索达吉堪布见了面,各种赞叹,而且把索达吉堪布捧为足以复兴汉传八宗、与龙树菩萨同级别的祖师大德,请求索达吉堪布拯救没落的汉地佛教(哎,“老法师”是有多么看不起或者怨恨汉传佛教的僧人?)。

  索达吉堪布也是被忽悠得可以,没多久就发出了要复兴汉传八宗的豪言壮语,紧接着就出现私自篡改汉传重要经典《法华经》这种汉藏两地僧侣都极不赞同的改经做法。幸好汉地佛教能人志士相继涌起展露才智,通过“法华义辩”及时狙击了索达吉堪布的错误行为,改经和复兴八宗的闹剧才惨淡收场,其权威性也受到了很大的质疑。

  我想索达吉堪布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为自己的冲动轻率而后悔吧。而此事件却恰恰促成了汉地本有的、但却很低调的大德僧材们崭露头角的机会,证明了汉传佛教不但是教理超胜,人才也是济济可观。

  以上仅就主要而谈,若细说则太耗精力,多看其他正见法师的讲述,自然明了。若尚有理智者,自已能分辨真伪,若已蒙昧者,多说也没太大意义。平心而论,“老法师”初期确实对佛教有很大贡献,接引大众入佛门之功不可磨灭。然而同样平心而论,“老法师”后来对佛教造成的负面影响也是极其巨大和深远的,造成的后果比其贡献还要严重的。

  所以针对其早期的贡献,而且那时候其错谬还没有明显显露,正是秉着“僧赞僧佛法兴”的原则,教内一些大德才曾对“老法师”有赞叹之语。然而中后期问题越来越明显、错误越来越严重的时候,教内已经反对声纷起,更没有大德会赞叹了。

  所以不能“泛修行论”,一时好或者一点好,就认为这个人完全好永远好、毫无错误,这是不对的,佛教的见地容不得马虎,否则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更不能把人长寿健康的表相当做修行好的依据,(长寿村的人不学佛不吃素一样活一百多岁,佛经曾说过一位杀人如麻的强盗却非常长寿,这是过去所种福田所致,而非杀人的果报,而佛门中很多证悟的祖师大德反而五六十岁就走了,比如净土祖师蕅益大师等)。

  尤其当其知见产生根本错误的时候,就不是靠贡献大小、人品高低、持戒好坏所能抵消的了。好比一盘美味佳肴如果滴入了一滴毒药,那么即使色香味俱全,但吃了却会死人。

  弘扬传统文化的人经常说:德不配位必有灾殃。而对于一个法师来说,如果定智不配位,同样要有灾殃,而且还是自他的灾殃,是失去法身慧命的灾殃。对自失去正路,对他则引入歧途,对于修行人来说是非常可惜和可怕的事情。

  这并不是单单说“老法师”,任何法师如果对自己的修行和见地的水平没有足够的认知,若登上某种较高或影响力较大的位置,都有这种自他相害的可能。而且现实中,某些教内地位尊崇知名度高的大和尚们,也确实在或多或少的犯着跟“老法师”相似的错误。

  其实不光有名望有地位的师们,就是我们每个“弘扬”佛法的人,在自己所能影响的圈子里,又何尝不是一种“师”呢?名闻利养(乃至微细的别人的夸赞而高兴),对于世俗人来说是好东西,而对于修行人来说,就如同冤家仇敌,如果不能制敌,就会被敌所制。英雄难过美人关,修行人难过名利关。世间八法,利、衰、毁、誉、称、讥、苦、乐,不可不常常自我反省,慎之慎之啊。

  当然,曾经依止“老法师”学习的人也不必懊悔,甚至反目成仇。剔除“老法师”所宣扬的一些根本错误,不可否认,很多人,尤其初学佛的人,确实是从“老法师”的讲法中得到了一定的受益。念佛总是没错的、坚信净土总是没错的,做仁义礼智信的人总是没错的,做一个和谐包容的人总是没错的。

  只是我们要跳出“老法师”模式的局限,排除根本的错误知见,对三宝对皈依有更深刻更正确的认知,看到更多精彩的教理和修行对治之法,学习更好的适合自己的修行方式,获得更究竟圆满的辨析对错的智慧,那么所学的东西,不论对错哪个又不是修行路上的经验和资粮呢?

  所以,作为一个学佛人,护持某法师也好,依止某法师也好,一定要清醒地明了,你护持和依止的永远都是解脱正见,而非世俗人情,对明知道错误的事情,不但不诚恳谦卑地劝谏,反而刻意偏袒,以站队和亲疏甚至利益来决定对错、党同伐异,那就不是护持依止,而是世间人愚痴之行,是在害师害己了。

  而发现自己曾依止的法师有或大或小的错误,或者看到僧人也是凡夫,有错误见解有烦恼习气,更不要心生我慢,轻视僧人。佛曾说有四种不可轻视的事物:星星之火、初生小龙、年幼太子和刚出家的沙弥,因为他们都有成就大势的能力。刚出家的沙弥,尚因其一念求解脱心,披佛赐法衣,成佛亲子,未来必定成就自他解脱。虽然修行之路险恶,会走弯路歧路,乃至破见造业,但出家功德必令未来改邪归正,速离苦海。

  试问自己,功德浅薄,佛路漫漫,有何依凭,永远不会错路呢?但此一念慢僧之心,就已经为未来种下堕落的种子了。罪业因果不可更改,所做功德也不可磨灭,对“老法师”而言,我相信他也是修行路上的错路之人,但凭其出家和引众入佛之功德,必定会令他总有一天幡然醒悟,忏悔破除不正之见行,放下身份地位信众围绕的虚假光环,踏实学习,最终成为一个具备真正正知正见的弘法僧人。

  而欲出家和已出家之人,要知道本师释迦赋予僧人的神圣意义和职责,而不是一个仅仅穿着于世有异的光头俗汉。皈依僧,众中尊。尊在何处?是以断贪嗔痴烦恼执着的佛说开显的究竟解脱的八正道来自利利他,而不是为了求出家有功德或者某名师的附庸,成为一个搭着尊贵佛衣的卑微者,也不是为了人前高高在上却并无实德成为寡廉鲜耻之人,如沐猴而冠,德不配位。

  愿我与一切佛子都能对三宝永具真诚的皈依之心,都能够具足殊胜法缘,常遇真正善知识,永不偏离正法行持,具足佛之智慧,速证菩提之道。

本文链接:http://osrin.net/salina/785.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